郎氏演讲全文:社会和谐与资本主义精神

来源:记者团 浏览次数: 发布时间:2005-11-05 编辑:周栋梁

    编者按:从“郎顾之争”开始,只要是涉及到有关郎咸平的消息,无论是观点争锋还是幕后实情,无一例外都能引起众网友的热烈评论。仅从这一点,“郎咸平”注定将成为这个时代一个思想注脚。11月4日晚,威尼斯在线注册平台韵苑体育馆,主持人简短介绍后,朗咸平开始了他题为“社会和谐与资本主义精神”的演讲,全文大致如下:

 

各位同学:

 

大家好。我没想到会在一个工科大学谈一个人文的题目。今天的题目是“社会和谐与资本主义精神”。我本人对今天的演讲非常重视,明天有个东湖论坛,但是对我来讲没有今晚重要。因为我在你们这个年纪时,我也像你们一样,听过几个大师的演讲。有个大师对我一生产生了莫大影响,他就是哈耶克先生。当时我看到他的风采,为他痴狂。但是我没有想到到了今天我竟然会在公开场合,在全世界抨击他的理论,因为他提出的理念:一个自由民主、议会宪法的包括民营经济的经济体系是有前提条件的,当这个前提条件不存在,推行民营化的结果是,你无法达到社会和谐,无法让社会更进步,这就是我要演讲的主题。

 

我表示对这个国家的不理解

 

       我仔细读了五中全会公报,公报将执政哲学作了相当大的改变,就是由过去的斗争哲学变为今天的和平建设,和谐发展的新哲学,新哲学观就是我国未来应该走的路,就是国际和平化、国内和谐化、两岸和解化。所谓第二点国内和谐化是我演讲的主题,我想拿第二点国内和谐化与资本主意精神向我最爱的学生做个人意见的表达。

 

我表示对这个国家的不理解。从2004年产权改革大讨论开始我就不理解,我不理解我们的有些国企老总是怎么想问题的。我常用保姆理论来形容国企老总,当他做的不好时就怪国家,说体制有问题,做得好就收为己有就是MBO20年来国企老总为了将不属于自己的资产囊括自囊,出了许多似是而非的理论包括冰棍理论,那就是国营企业体制不好,它会像冰棍一样慢慢融化,与其让它完全融化光呢,不如在它没有融化光之前送给他。这样一些企业就为了侵吞国有资产,故意把企业搞坏,最后拿冰棍理论堂而皇之的收购国有资产。

 

前段时间我的学生到四川某县收购国营企业,国营老总说“我告诉你啊我们通过会计操纵这个国有企业的净资产已经大幅贬值,你们只要多出20%的价格都给你,后面共产党还有5000亩地,我全都送给你们,你呀,给我一点钱 ”。

 

我们认识的资本主义是肤浅的

 

资本主义不是你所想的,《走向共和》是最能说明我的观点。我们对西方资本主义的认识是肤浅的。我对国企老总是这样说的:“你们国企老总自己认为哪一个人比通用电气韦尔奇伟大的请举手。”我告诉你,我不用看没有一个敢举手的。通用韦尔奇1981年接任通用,当时的市值是300亿美金,20年后变成了5000亿美金,是中国GNP的三分之一,富可敌国的一个大公司,他走的时候他不过带走他的薪水以及退休金1亿美金而已,而我们国企老总MBO后可以拿到12亿的钱,请问国企老总,你凭什么拿那么多走?山东某企业,要不是这个老总做的好,会有这个国际品牌?难道他不该拿?我的答案就是他不应该拿,因为他做好是应该的。美国克莱斯汽车,就在那个时代破产,他们首席执行官觉得愧对股民,他拿1块美金1年,连拿两年。等他把公司重组好了以后,重新上市,他才拿了几千万走人。通用电气和克莱斯勒是谁的?还是中小股民的,你知道为什么吗?这就是资本主义的精神,是对中小股民的信托责任,做好是应该的。

 

我谈的不是国企有效率还是民企有效率,我今天谈的是大是大非的问题,明天的民营企业就是今天的国有企业,当你把民企做大后,你发现到你一聘用职业经理人,他就会侵吞你的资产,所以这绝不是所有效率的问题。我还想再给各位做个比喻。美国小布什总统在两个月前提出,考虑停止征收遗产税,这种法案对美国资本家绝对是个利好消息,是吧?你们知不知道有两位企业家登报反对,一个是微软的比尔盖茨,一个是巴菲特。他们说,“我不能允许我的第二代不劳而获!因为他们的不劳而获,会使他同时代的年轻人处于不公平的竞争情况,而公平竞争机会的沦丧会摧毁美国百年来立国的基础”。人家企业家想的国家民族,我们呢?做得不好都是国家的问题,做的好都是自己的。他们企业家对国家的热爱,对中小企业的热爱这就是资本主义基本精神。大家思考下我的话,如果我们欠缺这种精神,如果只是把资本主义肤浅表面移进来包括民主、自由、议会、宪法和民营经济。

 

在亚洲只要引进是美国资本主义表面现象的国家,你的国家女人就有可能到其他国家做保姆,那就是菲利宾、泰国、印度、马来西亚。哪个不是美式自由民主议会宪法民营经济的国家?没有一个法制化制度来约束这个国家,到最后官商勾结席卷全球财富,老百姓越来越穷,大资本家越来越富裕,贫富悬殊的结果社会动荡不安甚至革命,难道这是你们要的吗?今天我是最有资格讲这个话 ,因为我是资本主义经济学家!

 

改革利益归于少数人,而改革成本归于大多数人

 

各位在考虑下,我们社会是和谐的吗?为什么我反对国企改革?我举个例子。地方政府认为国有企业无效率,把他给民营化了。结果很多民营企业家,贱价买断工龄,把工人推向社会,由谁来抚养?由失去国有企业的政府和你我来抚养。他把工厂拆掉,就地起高楼卖掉以后,钱归谁,归他个人和贪官。成本由整个社会负担,而利益归一个人。当你去上海、北京,高速路时两旁的广告上千万上亿的别墅在卖着。你再看看农村老百姓,很多老百姓的子女连上大学的机会都没有,上不起。我们政府公布我们医改失败,这让我痛心疾首。我们医疗改革民营化的结果,可民营化能解决问题吗?医院自负盈亏,急症进来后先看有没有保证金。我们的医改能不失败吗?民营化的结果是少数资本家席卷财富。

 

农村改革叫股改自负盈亏,什么叫自负盈亏?就是以后再也不贷款给农民了。怎么贷呢?养猪贷款, 2000块钱假设,利息几块钱,那么银行要不要去看一下,你是不是去买猪呢,你喝酒喝掉怎么办呢,等我坐车去看你有没有养猪,来回车费就超过几块钱,所以就不去看,也不贷给你了,干脆把农民的钱都投入到大城市里面炒房地产。那农村缺乏资金的结果,是农村高利贷盛行,金主是村里干部的亲戚。 25%的高利贷,4分利,而且高利贷里面, 13%用于再生产,87%都用于消费,包括吃饭、看病、交学费,他永远还不起的,农村没有资金,这种股改的方式,自负盈亏是对农村更进一步的破坏。这一切你们有没有觉得时曾相识很熟悉? 你们有没有觉得这是我们学习西方资本主义没有学到位的结果?

 

我再给各位说一件事。你以为我们引进了民营经济就发展了民营经济吗?台湾的IT行业 90年代世界之牛啊,比尔盖茨曾高度评价台湾高科技民营企业,认为这是中国人可以引以为荣的行业。2004年后,你发现台湾的高科技出逃到大陆,为什么呢?追求更低的工资,接近市场,接近生产者,接近消费者。为什么出逃呢?因为你产生了问题。再看看最富盛名的民营企业之乡温州,纽扣一个个卖,几分钱几分钱慢慢积累,这样的经济不就是我们心目中的民营经济吗?他辛苦,他努力。但是曾经在浙江排名第一的温州现在却排名倒数第二,甚至倒数第一。另外开民营之风先河的是广东,但现在它的增长率低于山东。广东有很多奇特的现象,每个城市独立发展,低水平重复浪费,杂乱无序的发展使我国各项资源大量被浪费被消耗。我举个例子,我国的能源浪费率是日本的9倍,是欧洲的是4.9倍,美国的2.5倍。这么贫穷的国家,那么高的浪费是为什么?我们走到今天,我们的国企、医改、我们的农村、甚至我们的民营经济、甚至我们的外汇制度等等带给我们国家的不再是和谐了啊,所以中共中央对于国内和谐化把它当成个那么重要的意识来讨论。

 

我们国家到底缺什么?

 

我希望大家静下心思考下,回忆下《走向共和》最后几句话:“希望老百姓选举,希望有部宪法,希望有议会制度。”可到最后上百年的战乱,你们知不知道这样的思维出了什么问题?为什么曾经一个和谐的一个社会不再和谐?到底我们国家缺什么?

 

对国家的情怀对中小企业的责任,这一切就是资本主义精神。美国、英国搞股票市场的目的不是掠夺中小股民,美国之所以强大是因为藏富于民,美国股票市场扮演了重要的角色。1930-198050年间,每年股票市场回报率是8.3%加银行利率,1940-1990年每年是7.6%加银行利率。我个人在1994年离开美国时有4万退休金,到2001年我回美国开会,我打电话问我的基金管理公司还剩多少钱,在我心目中以为还剩一半差不多,他说“你当初投资4万美金,现在只剩下20万美金。”

 

回头看才发现西方的资本主义,原来股票市场占有这么重要的角色。他们的股票市场集合市场资源让社会有能力的人比如韦尔奇来经营,最后利益归于全体股民,全体老百姓。而且美国政府为了保护美国的中小股民,为了怕韦尔奇这样的人贪赃枉法,用了全世界最严格的证券交易法,美国证监会有发传票的权利,它可以调查任何人,任何物,执法权力受宪法保障。为什么?因为美国股市太重要了,它担负了藏富于民的重要功能。正是由于美国股民对美国政府有信心,因此才把退休金攒起来放到股票市场,因为他们知道这样退休后才会老有所终,老有所养。

 

我关切中国政府以及共产党的信用

 

众所周知,股票市场是有风险的,但是那是短期风险,在美国没有长期风险。美国国内的进步就是通过股票市场进行重新分配给老百姓。这就是英国、美国经常出现的大众持股公司。几十年下来,每个人都会积累很多钱。而且,美国国力的增长反映出来就是股市的增长,但所有资产都最后归于股东——大众。

 

我们中国发展现在也非常好了,但是这些资产除了赋予少数的资本家,能赋予所有下岗职工吗?能赋予所有农民吗?不能,因为我们的股票市场一开始就是错的。一开始就是替国有企业诉困的。到最后还要进行股改,就是股权分治。怎么敢搞股权分治?我不理解。这样的结果就是进一步破坏政府信用。而这就是美国立国之本,就是美国股票增长的基础,怎么能这样破坏呢?按照我的经验,我发现我国一些管理人员学习的水平不高。外国只有经营好的企业才能进行股改。而我们国家就是任何垃圾企业都可以股革,结果输了钱后,百姓一定是要骂政府信用不够的。

 

虽然我本人是资本主义经济学家,但是我对中国政府以及共产党的信用比较关切,那是我国未来能否走向康庄大道的一个原因。美国总统肯尼迪对他的百姓说过这样的话:“不要问国家给你了什么,而要问你给国家做了什么。”这就是美国人,资本主义国家,想到的就是中小股民的利益!我们就不会这样,我们想到的是基本上都是,上面讲到的“保姆理论”。我们家比较脏,就找一个保姆来清扫,就是国有企业了,然后清理完屋子,整个家就是他的了,这就是我们的国企改革。这样走下去,政府信用一再被破坏,我们的国家哪里还会有和谐的社会?

 

 

司法制度化会省掉很多事情

 

我再谈论一个以前从没有在公开场合谈的问题,就是政府体制改革。我们国家提出的就是自由民主、媒体监督。但是这样是可笑的。香港政府几十年前就没有自由民主和监督,任何不利于政府的言论都不允许公开的。可是香港政府是最有效率的,最廉洁的,完全是按照制度办事。为什么呢?这就是我们大家对资本主义的误解。台湾政府也是如此,经济最繁荣的时候就是蒋介石时期的威权政府。现在呢,换了民进党来管理,有了民主,有了自由,但却是江河日下,贪污腐败成风,绝对也不亚于国民党。这两个案例就说明,自由民主、媒体监督是不能使政府变得更廉洁。我国各级政府之间存在两极分化,有很大的腐败空间。很多政府官员忙的要死,整天都忙到十一二点,批公文都批出习惯了,否则就不习惯。到底中国的政府体制出了什么问题?怎么有这么大的腐败空间?

 

主要原因就在于政府是一个提供公开财富的地方。当一个社会的需求大于供给的时候,就会出现这样的现象。在以前的配给时代,即使是一个小售货员,也有可能贪污。我们各级政府提供公共财富的能力不能满足社会的需求,这就是政府体制出现极端现象的原因。本质就在于供给不足。而一个制度化,流程化,工序化的结果就造成了供需的平衡。香港政府就是最工序化,流程化的,这样就创造了一个有法可依,有制度可依的社会局面,这样政府官员就没有贪污的机会,工作量也不会很大。如果我们的司法也能这样制度化,通过建档处理,就会省掉很多事情。

 

只有法制制度下,才能创造财富!

 

最后,我想谈谈如果不靠自由民主议会宪法如何使国家强大呢?历史上讲,主要的资本主义国家英、美、德、法、日等除外,大部分都是贫穷落后的,包括中国。拿破仑时期,就发现了一个法制制度下的大英帝国是多么伟大。此后就创立了《拿破仑法典》,一切按照制度化处理。全民纪律后能强国!只有法制制度下,才能创造财富,中产阶级才能强大,自由民主才能实现。这样我们就会发现,自由民主议会宪法是国家强盛后的结果,而不是原因。否则,就会走向动荡和不和谐。

 

我很担心父辈一代所创造的财富能否平安的转给你们这一代,我建议学习西方的历史,学习人家的经验。法制化建设是我们目前必须要执行的,是要由强大的中央政府推行的,法制化建设形成的游戏规则必须先规范政府行为,然后再来规范百姓行为。等法制化完成之后,就可以再谈自由民主议会宪法。我在此呼喊,法制化建设,这是我国能够维持繁荣、维持社会和谐的法则。 (记者团 严薇 焦冬霞 根据录音整理)

常用链接

白云黄鹤BBS 学工在线 校友之家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新闻网
中国日报 中青在线 湖北日报 长江日报 楚天都市报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