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学王子"王德峰:人在资本中丧失根源

来源:记者团 浏览次数: 发布时间:2006-06-24 编辑:夏佳欣

 

   新闻网讯(记者团 李卉 摄影报道)“德里达说,‘我选择了一个合适的时候,向马克思表达敬意。’”6月23日晚,在西五117教室,享有“哲学王子”之称的复旦大学教授王德峰带着他的“马克思学说的当代命运”,作客我校第1172期人文讲座,带领学子们走进哲学殿堂。

批判资本:货币的语言成了人的语言

    “在资本中我们正在丧失人类的根源。” 王德峰如是说。

    为什么马克思的名字能记载在人类史上呢?王德峰提到,马克思能成为千年伟人,主要因为两部书——《共产党宣言》和《资本论》。《共产党宣言》宣布了人类目的是推翻资本主义,建立共产主义;《资本论》阐述了资本主义必定消亡的规律。两部书分别进行了共产主义的论证和资本主义的批判。“不去阅读马克思主义的学说,将永远是一个错误。”

    王德峰说,当今一代不再可能有比较坚定的共产主义论证,马克思对共产主义的论证并不是从道德伦理出发,而是进行哲学的论证。

    谈到资本主义的批判,他对学子们讲起自己的故事:“曾经,每天下午4、5点办完事后,我就很喜欢逛上海淮海路上的一家无线电商店,和售货员一来二去的就熟了。当时东西都很贵,而我特别喜欢那款日本出的先锋音响,但要15000元,这对我而言是天文数字,我每天都去看它,也有机会听它,因为别人买的时候要试音。我很喜欢交响乐,于是就跟售货员谈起音乐,从巴赫谈到巴罗克音乐,再谈到贝多芬……大概讲了一个多小时的‘欧洲音乐简史’。”在同学们的笑声中,王德峰虚构起了故事的下文,“然后我就问售货员,‘你觉得我懂音乐吗?’售货员说‘懂’,我就问,‘那你要不要让我把这台音响搬回去?’售货员以为我是疯子,接着有一个顾客来买这台音响,问了问音响的情况、价格,就买下了,于是我就在旁边想哲学语言。”

    王德峰感叹道:“我讲的语言是哲学语言,而买音响的人讲的是货币语言,但现在的人的语言成了疯子的语言,货币的语言成了人的语言,成了异化了的人的语言。喜欢古典音乐,喜欢哲学,在资本世界里这叫私人爱好,资本不承认我研究哲学的劳动。人越来越与整个世界市场相联系,我可以穿着睡衣,喝着咖啡走进哈佛大学的图书馆,我们不得不承认这个不小的进步,资本来到人世间带来伟大的发明,但我们仍然要批判它,在这个世界上只要你手上没有抽象劳动,你就没有power。我们是人才?但后面还要加两个字——资源,人才是被资源所使用的。雇佣与被雇佣,支配与被支配,这仍将支配着世界的发展。”

    “就像超级女声,超女也只有走入资本中才能存在。掌握资本,就有了社会责任,财富给了我,我该怎么享用它,这是一个哲学问题。学哲学的人一辈子都在问自己会做出什么贡献,就怕空谈误国。马克思在当下仍然具有生命力。”

也谈足球:足球需要意志的对抗

    讲座现场同学们的热情高涨,恰逢世界杯,同学们也提到中国足球的困惑。王德峰教授是如何用哲学的思想来看待足球的呢?
 
    “我平时不是球迷,只有在世界杯时,才成为球迷,四年一次啊!想来想去,每次就就世界杯能够让我激动一下。”王德峰吸了口烟,接着说道,“我思考了一下,中国到底什么球打得好呢?中间栏了个网的球!看,中国篮球不行吧,排球倒可以。”在全场的笑声和掌声中,王德峰分析说,足球是一种文化,需要整体配合的能力和整体的意志,“我喜欢看到足球的‘战争’,喜欢看意志的对抗,我原来特别喜欢德国队,他们能一直坚持到终场。我认为从整体上看欧洲足球要强于南美足球。踢球不能太看重比分,而要拼搏。”

    “中国人最喜欢的运动是什么呢?”王德峰继续说,“搓麻将!”搓麻将赢的第一件事就是破坏别人,大家心里都各怀鬼胎,“我这样一讲,好像就把丑陋的中国人描绘出来了。当然,中国人也不会把别人往死里打,法里有情的界限。”

    谈到中国哲学今后的发展,王德峰表示:“人类要真正地接受马克思主义需要好几个世代,恩格斯是马克思最亲密的战友,但他也没有真正意义上的理解马克思。马克思主义哲学与中国哲学从根本上说是相通的。中国哲学的发展缺少动力,于是引进了西方近代哲学,但西方近代哲学讲求的理性主义与中国哲学不相通。而马克思主义更早地完成了哲学革命,感性哲学的革命是哲学发展的动力。中国哲学在将来的发展中,应该将中国哲学思想和历史唯物主义方法相结合。” 

    “哲学不是知识,搞哲学的如果理智,可以理解哲学,但不能创造哲学。”王德峰最后这样提到。

常用链接

白云黄鹤BBS 学工在线 校友之家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新闻网
中国日报 中青在线 湖北日报 长江日报 楚天都市报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