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方方做客人文讲座畅谈“我与文学”

来源:记者团 浏览次数: 发布时间:2006-04-22 编辑:夏佳欣





    新闻网讯(记者团 唐婷 邓文桢 肖粟菲 朱声仄 摄影报道)4月22日下午两点,来自武汉各高中的学子以及我校广大文学爱好者聚集在研究生活动中心,翘首期待湖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著名作家方方的到来。

    在一阵热烈的掌声中,朴素的方方带着微笑登上讲坛。她先讲述了自己的经历,并真诚得表示自己很怕在理工科的学校讲文学,也很怕在说作家和文学时看到学生迷惘的眼神。在说了一句“时代有多愚昧,我们就有多愚昧;时代有多聪明,我们就有多聪明;时代有多粗鄙,我们就有多粗鄙;时代有多庸俗,我们就有多庸俗。”她就要求同学们递纸条,进入提问阶段。

    学子:有人认为80后作家的作品是他们对自己生活状态的一种描写,有的却认为他们在无病呻吟。对此,您是怎么看待像韩寒、张悦然等一批青年写手的?

    方方:什么样的时代就有什么样的作家,每个人都很难超越他的时代,韩寒等也不例外。我赞成他的一些观点,也希望有这样的人能大胆地冲破文坛中的某些束缚。他们无疑是叛逆的,独立不羁的,但他们的作品能引起共鸣的也只是同龄人。中国文坛本来存在着死板、沉闷、腐朽的气氛,需要有像韩寒这样的叛逆者去对它产生冲击。韩寒的很多观点,我们都是非常同意的,譬如韩寒和白烨的“韩白之争”,有些观点是对的,可是无论如何,骂人总是不对的,生活中骂人都让人无法忍受,更何况用文字来骂人,韩寒在这场争吵中,有些文字实在显得很“脏”,以至于他们都无法站出来替他说话……他们所缺的不是才华,而是阅历。

    学子:今天你来这里,就是来推广文学的吗?你是怎样诠释文学的?文学以后会走向哪里?

    方方:文学不需要推广,只要你喜欢。我就是喜欢文学,他是我的情人。文学的价值也不能用计算机算出来。有人把文学比作灵魂的工程师,它承担不起。文学像生活一样,有着他自己的宿命,没有必要担心。目前文学正一步一步回到它自己的位置上。对文学的理解,不是轰动的语言,所有的文学都融于日常生活中。



    学子:您的作品中,男主人公总是让人很失望,而女主人公也往往逃脱不了悲剧的命运,您为什么要这样安排人物的性格?

    方方:现实中男性就经常让我失望。(哄堂大笑)我不是女权主义者,但我绝对是个“大女子”主义者。很多书上都喜欢教女孩子撒娇、温柔、学会看人眼色,但我决不会在男性面前装得傻傻的,我强调女性的智慧!我的作品中就经常关注底层女性。

    学子:我们经常看自己喜欢的书籍,都不喜欢那种意识流的文字。现在要系统地看一些书,还是要广泛的涉猎呢?哲学与文学又有什么关系呢?

    方方:跟着自己的内心走吧,读自己喜欢的书,按照自己的想法写文章。写你真正看到的人生,而不是报纸或者别人告诉你的。你要改变自己的风格,也要跟着自己的感觉走。读书不要钻牛角尖,它能不能感动你是最重要的。我强调读原著,但是也不反对大众文化,我也会看韩剧,但这仅仅是消闲而已。我不喜欢看哲学书,晚上有时失眠,就会看哲学书,一会就睡着了。(大笑)


    学子:有很多人说搞文学创作需要感情细腻,对生活充满激情,但您的朋友说您乐观开朗,阳光,您是怎样看待文学创作与性格的关系?

    方方:自己说自己的性格不太好啊!我站起来面对生活的时候,我很乐观;但我坐下来写小说的时候,我就是一个彻底的悲观者。有人说,人生是能思考的,但是其实人生是不能思考的。

    学子:你从事文学创作是为了什么?有一种很高尚的力量在推动你前进吗?

    方方:我第一次发表文章的时候,得了80元的稿费,在那个每月工资只有30多块的时代,我们同学都认为这是一大笔钱。这让我知道,写作可以改变我的生活。有时我就觉得经济是个鞭子,你可以趋从,也可以拒绝。只要你定好自己的位置,什么选择都是不错的。如果你选择了英雄,就不要当普通人。如果你选择了普通人,就不要想着当英雄。

    学子:您最想对我们女大学生说什么呢? 

    方方:不要相信干的好不如嫁的好。(掌声)另外,不要找作家当丈夫,也不要鼓励你的老公写小说。(激烈的掌声)

常用链接

白云黄鹤BBS 学工在线 校友之家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新闻网
中国日报 中青在线 湖北日报 长江日报 楚天都市报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